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头条新闻

中医战“疫”人物专访 | 阮洁鸿:哪里需要我,我就到哪里去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简介

阮洁鸿,女,48岁,1991年7月参加工作,黔西南州中医院骨科护士长。曾先后在医院儿科、急诊科、重症烧伤病科、脑外科、骨科等工作。29年里,阮洁鸿工作兢兢业业,尽职尽责,努力学习,不断进步,多次参与医院组织的技能比赛并获得不同等次优秀称号,多次获得“优秀护士长”称号。2020年初,阮洁鸿参与武汉新冠肺炎救治工作。

“支援前线,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作为一名高年资、技术经验丰富的医务工作者,阮洁鸿毅然决然写下了驰援战“疫”一线的请战书。

2月5日晚上,阮洁鸿悄悄在日记本里写下了她内心的担忧:说实话,倒不说是我怕死,而是考虑到我已经48岁,怕精力不足,能力有限,给工作带来闪失,无法向党和人民交差。但另一个念头在阮洁鸿脑中产生:“此时正是人民需要我的时候,我绝不能推诿、退缩!救死扶伤是我的天职,国家有难,我要义无反顾,果断出击!”

夜深了,阮洁鸿透过窗户依稀看到迟开的樱花在晚风里摇曳,她幻想着身穿防护服,全副武装护理病人的场景进入了梦乡。

阮洁鸿有五个兄弟姐妹,四人从医,也是这个原因,阮洁鸿对从医这个行业有了更高的认识和理解。当得知阮洁打算想驰援一线时,家人都非常支持她。

出征仪式上,阮洁鸿说,今年是她从事护理工作的第28个年头,也是她在黔西南州中医院工作的第28年。来不及想别的,阮洁鸿便立即前往贵州省职工医院开展新冠肺炎救治工作。“当时想得更多的是,我要怎样才能圆满完成此项任务,毕竟在管理岗位多年,很多技术未能亲自实际操作。”阮洁鸿说。

2月15日,在贵州省将军山医院经过近十天的培训后的阮洁鸿接到省卫健委的通知,需选派80名护士20名医生到武汉支援。“当时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哪里需要我,我就到哪里去!”就这样,在接到通知的30分钟后,阮洁鸿再次递交了请战书。

“当时看到抗‘疫’医疗队员名单里面有‘阮洁鸿’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就觉得这半辈子真的是值了……”阮洁鸿感慨地说,她脸上写满了期待。

2月16日凌晨3点,阮洁鸿和队员们到达湖北武汉高新区。

向阳而生,逆风而行!2月22日早上九点,阮洁鸿和护理队员们在简单的用餐后从酒店出发,大约20分钟的车程就到了日海方舱医院。

一到日海方舱医院,阮洁鸿和队员们就整理零乱的器具,有时汗水从脸颊流下也顾不得擦拭,只听到翻动物品器具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这声音虽然没有节奏,不是那么悦耳,但它是高效率的鸣示。大约经过四个小时左右,这些杂乱无章的器具就被阮洁鸿和队员们有条不紊地摆放在了工作台上。

“虽然有些艰辛,但我们有全国人民这个坚强后盾,有党的得力指挥,春暖花开之日,一定会如期而至!”当结束了紧张而繁忙的工作回到酒店后,阮洁鸿才深感全身酸痛乏力,但她内心却是充实且充满希望的。

几经辗转,阮洁鸿又被安排到了武汉江汉方舱医院开展院内感染管理工作。作为院感小组的一员,阮洁鸿深知工作的重任在肩头:“我们就像是‘排雷兵’,每天从医护人员进舱前、进舱后、出仓时的每一个细节都要管,真正是全过程、无缝隙的监管。比如他们手消到不到位、防护服穿着顺序对不对、病房护理操作规不规范、患者个人防护管理到不到位等等,事事都要给他们做好监督、指导,生怕一个小细节没注意,让他们触碰到了‘雷区’。”

2月25日早晨5点,阮洁鸿常规洗漱后带上上班必需品乘坐6点钟的车直达江汉方舱医院,经过将近40分钟的里程来到目的地,这时已将近7点,明显可见各种服务队人员已开始忙碌,包括收医疗废物的环保队,给患者送早餐的志愿者,发放物资的后勤保障部……“但是这时到医院的医务人员唯独只有我们医疗队,因为我们初来乍到,第一天来这个医院上班,环境和流程都不熟悉,而且穿防护服要求高,程序多,穿脱都必须严格按照新冠肺炎防护要求去做,如果穿得不规范就会导致医务人员感染。为了让大家尽快熟悉工作环境,今天我们来上班的医务人员相对较多,所以只有提前来做好一切准备工作。”阮洁鸿说。

阮洁鸿介绍说,这次到一线,她也是带着院党委的任务来的,希望能够跟随各位专家学习到更多更有用的业务知识,待疫情结束后,能够把这些经验带“回家”,分享给中医院的同事们,为护理同仁们业务能力的提升和医院的发展助力。

3月7日,阮洁鸿和一名武汉本地的58岁即将治愈出院的男性患者聊天,他回忆起从发病到治愈出院的整个过程,他最后说:“身为中国人真幸福。”这句话深深触动了阮洁鸿,她明白这同时也是患者对她们工作的肯定。

“虽说工作强度很大,但只要看到患者一天天好起来,医护人员也都健健康康,我就觉得值得,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更加毫不犹豫地请战前来,因为无关年龄,我身上还有从未失去过的青春年代才有的勇气和热情。”阮洁鸿说。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