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信息公开目录 » 重点领域信息 » 统计数据

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普及情况调查数据分析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索 引 号: 000014349/2020-3016003 信息分类:
发布机构: 生成日期: 2020-09-11 09:43:35
文  号: 是否有效:
名  称: 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普及情况调查数据分析


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普及情况调查数据分析

赵玉洋 谭巍 钱思妍 梁田田 杜毅蓉 王然禹 刘倩


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普及,指通过人际传播、组织传播、大众传播等多种渠道,面向大众宣传普及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的重要工作[1]。其目的在于:促进公众健康、提高公众文化素养、加强公众对中医药学科及行业的理解。2016  年 2 月颁布的《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  年)》把“大力弘扬中医药文化、实施中医药健康文化素养提升工程”作为一项重点任务。《中医药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明确提出加强中医药文化宣传和知识普及,制定了包含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素养调查、中医药文化研究等一系列的中医药健康文化素养提升工程。2014  年 9  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联合原国家卫生计划生育委员会宣传司共同开展了全国中医科普率及中国公民中医养生保健素养调查工作[2],为衡量全国中医普及工作效果打下了坚实基础。在此基础上  2016 年 8 月开展了 2016  年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普及情况及中国公民中医药健康文化素养调查工作,获得了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普及情况的基线数据[3]。为持续追踪与分析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普及情况变化趋势,2017  年中央补助地方中医药健康文化素养促进项目,组织开展了第二次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普及情况调查,现基于调查所获数据进行分析。

1 调查方法与内容

1.1 调查对象 全国(不包含西藏自治区和港、澳、台地区)30 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非集体居住的 15~69 岁常住人口。

1.2 调查方法

1.2.1 抽样方法 采用分层多阶段与人口规模成比例抽样(PPS 抽样)结合随机抽样方法,抽取全国(不包含西藏自治区和港、澳、台地区)30  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 328 个调查点非集体居住的 15~69 岁常住人口,其中城市调查点 149个,农村调查点 179 个,覆盖全国 328 个县(区)984 个乡镇(街道)。

1.2.2 调查工具 采用《2017  年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普及情况调查问卷》开展调查,问卷设计采用回顾性调查的方式,调查了解居民接触、阅读、信任和使用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的情况。

1.2.3 指标定义

1.2.3.1 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普及率  指通过日常生活、工作、学习、就医、大众媒体以及其他公共场所能够接触到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的人占总人群的比例。即能够回忆起所在街道/社区(乡镇/村)、医疗服务机构、城市/县城、工作单位、学校等场所开展过某种形式的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宣传的人占总人群的比例。

1.2.3.2 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阅读率  指通过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宣传栏、印刷材料、音像材料、公共场所等形式和渠道,以及大众媒体有效获取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的人占总人群的比例。

1.2.3.3 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信任率  指认识到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有助于改善自身健康状况或向家人/其他人推荐介绍过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的人占总人群的比例。

1.2.3.4 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行动率 指将学习到的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应用于日常生活当中的人占总人群的比例。

1.2.4 计分方法 在《2017  年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普及情况调查问卷》中相应题回答“是”,则判定该调查对象被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普及工作覆盖。(详见表1)

表1 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普及相关指标说明

Table  1 Description of relevant indicators for popularization of Chinese medicine  health culture knowledge 

1.1.1 统计分析 采用 SPSS 22.0统计软件进行数据清洗,在复杂抽样模块下进行统计分析。调查对象基本信息采用描述性统计分析,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普及相关指标的人群差异采用卡方检验。设计复杂抽样计划文件时,分层因素为城乡, 分群因素为调查点。

2 结果

2.1 基本情况 2017 年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普及情况调查实际共调查全国常住人口 89107 人,有效问卷 87287 份,有效率为 97.96%。在调查问卷符合填写规范的 87287 人中,城市人口占 51.35%,农村人口占 48.65%,城乡人口比为1:0.948;东部地区 38.78%,中部地区占 29.32%,西部地区占 31.90 %;男性占48.25 %,女性 51.75 %,男女性别比为 1:1.073。调查对象年龄 1524 岁占 4.67%2534 岁占 13.17%3544 岁占 19.58%4554 岁占 28.88%5564 岁占23.34%6569 岁占 10.36%,平均年龄为47.88±13.02岁。在文化程度方面, 115 人未填写外,不识字/少识字、小学、初中、高中/职高/中专、大专/本科及以上所占比例依次为 11.55 %22.81%34.10 %17.17 % 14.23%。在患慢性病情况方面,除 14 人未填写外,未患慢性病者占 76.60%,患慢性病者占23.39%

2 调查对象的人口学特征

Table 2 Demographic characteristics of the respondents

1.1 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普及率

1.1.1 2017 年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普及率 经计算,2017 年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普及率为 91.72%,从城乡分布来看,城市为 94.29%,农村为 90.10% 从地区分布来看,东部地区普及率为 93.12%,中部地区普及率为 90.58%,西部地区普及率为 90.81%,地区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从性别分布来看, 男性普及率为 92.43%,女性普及率为 90.98%,性别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01。从年龄分布来看,15~24 岁人群普及率最高,为 94.44% 6569 岁人群普及率最低,为 85.79%,年龄组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1),总体呈现出,年龄较高者普及率较低。从文化程度来看,不识字/少识字人群普及率最低,为 73.53%,大专/本科及以上学历人群普及率最高,为 97.52%,文化程度组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1),总体呈现出,文化程度较高者普及率较高。从患慢病情况来看,未患慢性病人群普及率为 92.21%,患慢性病人群普及率为88.86%,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1)。

3 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普及率

Table 3 The popularization rate of national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health culture knowledge


1.1.1 2017、2016 年两年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普及率比较 2017 年与 2016 年普及率基本持平,下降 0.14  个百分点。从城乡分布上看,农村普及率有所上升,城市普及率稍有下降,城乡普及率差异逐步缩小,由 2016 年的 4.61%降低为  4.19%。从地区分布来看,东部地区普及率增长较快,东中西部普及率差异有上升趋势[3]。

1.1.2 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场所普及率  在不同场所中,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普及率从高到低依次为:医疗服务机构(71.66%)、街道/社区(乡镇/村)(62.89%)、所在城市/县城(59.00%)、学校(55.34%)、工作单位(46.91%)。与  2016 年相比,增长值分别为:1.01%、-0.93%、-0.24%、5.43%、6.12%,增长幅度分

别为 1.43 %、-1.46%、-0.41 %、10.88%、15.00%[3]。

表 4 不同场所普及率情况

Table 4 Percentage rate of different places 

1.1 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阅读率

1.1.1 2017 年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阅读率 调查显示,2017 年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阅读率为 89.61%。从城乡分布来看,城市阅读率为 92.70%,农村阅读率为 87.65%。从地区分布来看,东部地区阅读率为 91.24%、中部地区阅读率 88.33%,西部地区阅读率为 88.47%,地区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从性别来看,男性阅读率为 90.35%,女性阅读率为 88.84%,性别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1。从年龄分布来看,1524 岁组人群阅读率最高,为 93.36% 65~69 岁组人群阅读率最低,为 81.73%,总体呈现出,年龄较高者阅读率较低。从文化程度分布来看:不识字/少识字人群阅读率最低,为 67.56 %,大专/本科及以上学历人群阅读率为 96.71 %,总体呈现出:文化程度较高者阅读率较高。从患慢病情况来看,未患慢性病人群阅读率为 90.21%、患慢性病人群阅读率为86.09%,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1.

5 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阅读率

Table 5 The reading rate of national Chinese medicine health culture knowledge

2.3.2 20172016 年两年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阅读率比较 2017 年与 2016 阅读率基本持平,下降 0.09个百分点[3]。从城乡分布来看,农村阅读率有所上升, 城市阅读率稍有下降,城乡普及率差异逐步缩小,由 2016 年的 5.69%降低为5.05%[3]。从地区分布来看,东部地区阅读率增长较快,东中西部差异有上升趋势。

2.3.3 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大众媒体阅读率 在所调查的不同类型的大众媒体中,阅读率由高到低依次为:电视、手持终端、互联网、图书、报纸、广播、杂志,电视仍然是广大民众获得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的第一渠道,但手持终端和互联网成为增长速度最快的两个媒介,增长值分别为 5.40 3.83 个百分点,增

长幅度分别为 11.07% 8.85%[3]

6 大众媒体阅读率


1.1 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信任率

1.1.1 2017 年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信任率 2017 年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信任率为 89.60%,从城乡分布来看,城市信任率为 91.68%,农村信任率为88.29%。从地区分布来看,东部地区信任率为 91.56%、中部地区为 88.75%、西部地区为 87.56%,地区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从性别来看,男性信任率为 89.71%,女性为 89.49%,性别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从年龄分布来看,1524 岁信任率最高,为 92.00%,6569 岁最低,为 83.17%,年龄组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具体体现在年龄较高者信任率较低。从文化程度来看, 不识字/少识字者信任率最低,为 72.28%,大专及以上者信任率最高,为 94.97% 文化程度组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具体体现在文化程度较高者信任率较高。从患慢病情况看,未患慢性病人群信任率为 90.08%、患慢性病人群信任率为 86.84%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1)。

7 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信任率

1.1.1 20172016 年两年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信任率比较 相比于 2016 年, 2017 年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信任率略有上升,共上升 0.3 个百分点。从城乡分布看,城市和农村信任率分别增长了 0.070.91 个百分点,增长幅度分别为0.08%1.04%[3],农村增长值与增长幅度明显高于城市,城乡差距逐步缩小。从地区分布看,东部地区有所增长,中西部地区有所下降。

1.1 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行动率

1.1.1 2017 年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行动率 2017 年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行动率为 55.53%,从城乡分布来看,城市行动率为 59.88%,农村行动率为52.78%。从地区分布来看,东部地区行动率为59.40%、中部地区行动率为52.07%西部地区行动率为53.29%,不同地区之间的行动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1)。从性别来看,男性行动率为 55.06%,女性为 56.01%,性别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从年龄分布来看,3544 岁行动率最高,为 58.61 %,6569 岁最低,为 49.61%,不同年龄组间的行动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从文化程度来看,不识字/少识字者行动率最低,为 30.14%,大专及以上者行动率最高,为 70.18% 不同文化程度间的行动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具体体现在文化程度较高者行动率较高。从患慢病情况看,未患慢性病人群信任率为 55.84%、患慢性病人群行动率为 53.75%,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1)。

8 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行动率

1.1.1 20172016 年两年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行动率比较 相比于 2016 年, 2017 年行动率有较为明显的增长,共增长 2.76 个百分点。从城乡分布来看,城市和农村的行动率分别增长了 1.234.71 个百分点,增长幅度分别为 2.10%9.80%[3]。总体呈现出:城市行动率高于农村,但是农村增长值与增长幅度明显高于城市,城乡差距逐步缩小。从地区分布来看,东、中部地区的行动率分别增长了 4.942.26个百分点,西部地区的行动率下降了 0.23个百分点[3],东中西差异有扩大趋势。

2 讨论与建议

2.1 做好重点地区、重点人群中医药健康文化普及工作 本调查是在全国范围内第二次开展的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普及情况调查工作。调查采用 PPS结合随机抽样的调查方法,确保了所获样本数据的代表性。调查显示,2017 年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普及率、阅读率、信任率、行动率分别为 91.72%89.61%89.60%55.53%,与 2016 年数据基本持平,且行动率较 2016 年有了明显提高,增长 2.7 个百分点。但是农村地区普及情况与城市仍有较大差距,中老年和低文化程度人群是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普及程度较低人群。与此相对应的,2017 年中医药健康文化素养调查结果显示,农民、中老年和低文化程度人群的中医药健康文化素养水平亟待提升。分析其原因,有学者指出,农村中医药科普存在诸如形式老化、专业性欠缺、伪中医科普、诱导性科普等现象[4];农民总体文化程度较低,文化素质偏低也对其接受中医药宣传、辨别健康知识真伪的能力有影响[5]

建议中医药健康文化普及公众以公益性为主导,建立优先、重点支持农村和西部地区的工作原则,结合农村、西部地区实际情况,从政策和经费上进行倾斜, 进一步缩小城乡和地区间的差异;将低文化程度等群体作为中医药健康文化普及工作的重点人群,制定有针对性的素养促进模式和方法,逐步缩小不同人群间中医药健康文化普及程度差距。

2.2 加强对居民中医药适宜技术的指导,使居民由主动行”  调查数据显示,2017年行动率有较大幅度的提升,说明居民由的转化取得一定进展,但行动率仍存在较大提升空间。知识是行为改变的必要条件,但是知识不一定能导致行为的改变[6],普及工作与实际行动之间的距离尚远。因此需要促使居民对中医药健康知识的运用由主动行,从知识的被动接受到自发性地主动学习主动实践

建议在普及中医药健康文化的同时,加大行动类知识的比重;加强对中医药适宜技术的使用指导,协助个体制定个性化的中医健康养生方案;以社区为单位营造良好的中医药健康文化学习氛围,如举办特定主题的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大赛,形成全民学习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的良好氛围;为了激发广大居民学习中医药公众适宜方法等技能性知识,可以依托基层卫生队伍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组织太极拳、健身气功、导引等中医传统运动的教学活动;开展以药膳制作为主题的亲子体验活动等。

2.3 内容与形式相结合,打好大众媒体宣传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的组合拳。 调查结果表明,大众媒体是居民获取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的重要渠道,其中电视仍然是广大民众获得中医药健康文化的第一渠道,这与近年来养生电视节目的热播不无关系。但遗憾的是,一方面,中医药养生电视节目促进了中医药文化传播;另一方面,夸张、失实的中医药养生主张与方法同样存在,给中医药社会公众形象带来负面影响,也误导居民对中医药的正确认知[7]。在电视对中医药健康文化形成广覆盖的同时,新兴媒体的影响力逐年攀升,调查结果显示,手持终端和互联网的中医药健康文化普及率增长速度最快。以微信、微博为代表的互联网新媒体, 其传播能力、传播速度和影响范围都十分抢眼[8],极大地丰富了中医药文化的表现形式和受众群体,助力中医药引发新一轮的养生热潮。

建议从受众的分众化特点出发,注重传播内容、形式和渠道的有机结合,以达到良好的传播效果:继续发挥电视媒体在传播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方面的带动作用,加强互联网在创新中医药健康文化呈现形式、增强用户互动交流方面的独特优势;注重媒介融合,发挥机构媒体在传播专业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方面的权威性和平台型媒体在掌握流量和用户方面的优势性,实现机构型中医药媒体与平台型媒体的有机融合;从平台的特点出发,针对传播平台的受众类型进行内容种类和形式的有机结合。

2.4 发挥不同场所宣传优势,形成联动效应,对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纵深式普及。 调查显示,医疗服务机构依然是普及率最高的场所,而工作单位和学校的普及率增长最为显著。医疗机构在中医药健康文化传播中发挥的作用受到广泛认可,接受中医药治疗本身就是学习中医药健康知识的过程。中医医院微信公众平台等医疗机构的健康宣传是中医药健康科普的主要传播阵地之一[9],以医院为主体进行健康信息发布、医院品牌宣传也已经成为中医药健康文化普及的重要组成部分。

建议发挥不同场所的宣传优势,增强场景化普及能力,继续发挥医疗机构的优势,以点带面,带动不同的场所发挥优势形成联动效应,从多角度、全方位对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纵深式普及。应继续发挥社区在营造宣传氛围,引导非在职人员关注中医药健康文化信息,发挥人际传播在提高中医药适宜技术学习热情、降低学习门槛方面发挥的重要作用。特别要提高学校、企业以及机关单位在推动学生和员工参与中医药知识宣传活动方面发挥的积极影响。持续推进中医药进校园、进课堂、进教材工作,促进青少年了解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建立文化自信与民族自信。进一步发挥城市和农村基础文化设施在丰富公众业余文化生活,塑造中医药健康文化氛围,创建和谐城市、和谐农村方面发挥的重要作用。依托现有的公园和社区活动中心等场所建设中医药养生文化园和中医药文化宣传活动基地,发挥场所的示范效应和辐射效应,普及中医药健康文化,推动公民中医药健康文化素养水平稳步提升。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友情链接: